#卸責又愛邀功 #怎會是稱職?

林鄭近期在社交網站發佈的馬後砲,讓公眾見識到她不願承擔責任的一面。大家認為,中央領導,會看不到嗎? 本月初,林鄭月娥在網上發放自己與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對談的片段。其中提到在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之前,早為港版國安法成立了一個「核心小組」,成員包括她本人、律政司司長及保安局局長,向中央政府提供了很多意見。她更表示北京中央很重視她的意見,因而笑容滿面,充滿信心,更為平定反修例運動而沾沾自喜,予人感覺,香港歷史應為她記下一功。 怎知,不少市民卻為此嘩然,因在國安法推出之前, 律政司司長已多次回應不清楚國安法的條文細節, 並聲稱沒有參與任何有關的草擬過程。現在林鄭竟親自承認他們是有參與提供意見並獲中央接納,前後不一,完全自相矛盾。 如果林鄭「核心小組」真有參與港版國安法立法提供意見,為何他們在推出前不敢承認? 是怯於當時還未完全平靜下來的民間示威行動,還是怯於立法會和傳媒的質詢? 但無論原因是什麼,特區政府當時把整個港區國安法立法要負的責任,完全推給了中央政府,如今很明顯,是推卸責任的行為。如果當時港區國安法引起什麼重大問題出現的話,他們就可以置身事外;但現在她們覺得是成功了,便急不及待地出來邀功。 好的下屬,應該面對壞結果時幫老闆背負責任,有好結果時則歸功於老闆。林鄭剛好做相反的,大家可以猜想得到,中央會怎樣看她呢? (圖片來源,: 林鄭月娥2021年1月1日facebook社交網站上載短片的截圖)


#2020年終回顧 #影響香港人的一件大事

2020快將結束,各大傳媒紛紛推出「十大事件回顧」,但對我來說,今年香港只有一件大事。 是新冠肺炎疫情嗎?是立法會泛民總辭嗎?是港人移民潮湧現嗎?對我來說,都不是。以上提到的,都是影響力更大的一件事所產生的結果!我認為唯一的大事,是眾多大事件的因由,亦可說是萬惡之始。 這一件大事,就是「2020林鄭沒有認錯下台」。 試想想,不是林鄭的一意孤行不封關,疫情怎會至今仍如此反覆?看看澳門的賀特首,早就封關把疫情壓了下來,還高調地把香港定為高危地區,兼且最近鏗鏘有力地公佈,可讓澳門市民任選疫苗,林鄭就連尷尬也來不及而氣急敗壞地改口,說是一場誤會,香港的疫苗也是可以讓市民選的。如此被鄰近特區首長狠狠的打了一巴掌,為什麼還要留任繼續成為他人眼中的笑柄呢? 再想想,不是林鄭要求人大解決「民主派四子」在報名參選立法會時被DQ,是否仍可延任的問題,四位泛民議員,會遭到DQ嗎?再引申,會發生泛民總辭嗎?現在建制派真的是「多得佢唔少」,需要做忠誠的反對派,一方面要鬧政府,但另方面又要對政府議案投贊成票,實實在在的兩邊不是人。林鄭此舉一次過得罪整個政圈,連建制派都想她下台,但她竟然厚顏地仍然在位。 又再想想,不是林鄭把香港的自由收窄到如此地步,香港人會紛紛想移民外國嗎?由上年硬推逃犯修訂條例開始,200萬人上街要你下台你不下,還動用警察暴力鎮壓示威者、濫捕、濫告。此外,濫推限聚令,表面是防疫,實際上是遏止社會表達對政府的不滿。更甚的是,年中推出國安法,眼見一個個示威者不是流亡就是入獄,很多香港人對香港前景絕望,都移民了,可是林鄭依然穩坐香港特首的席位。 也許,有人會質疑,下一位特首,會不會更差?誰知道呢!但林鄭下台,是責任所須,做得差劣,就要下台。不下台,不是無恥,還可以是什麼原因呢?


【衞生署慢板 確診者家人相隔8天才送隔離】 【要求衞生署增加人手 避免社區疫症爆發】

我們接獲葵盛西邨第八座確診者(個案編號:8006)投訴,指衞生署因人手不足,沒有及早把她送往隔離中心,事主懷疑在家居隔離時,被已受污染的居住環境引致感染,而原本理應可以避免。 該個案編號為 #8006,由於同住家人確診,因而被視為「密切接觸者」。她於12月8日發病,12月10日送往醫院檢查,當日即發現結果呈陰性。然而,衛生署由於人手不足,沒有即時將事主送往隔離中心,只著她返回葵盛西邨八座的居所,等待衞生署安排人員送事主到隔離中心。在此期間,事主曾多次聯絡衞生署,要求盡快安排隔離,均不得要領。事主在家居隔離多日後,衞生署始在12月17日,安排事主隔離,並再次送往醫院檢測。事主最後在12月19日證實確診。 本處認為此情況極不理想,衞生署應增加人手,盡早安排「密切接觸者隔離」,避免疫情在社區爆發。如有任何查詢,請致電本處 2410 0360,或葵青區議員梁靜珊 9456 9493 葵青區議員梁靜珊 梁耀忠 梁志成 2020年12月20日


警方可直接指示銀行凍結私人戶口,香港還有私有財產保障嗎?

英國於1215年制定《大憲章》(Magna Carta),目的是要保障人民的資產不會遭政府無故奪去,私有財產的擁有權得以確立,可讓人民有信心去儲蓄及努力賺取財富。 當年 的《大憲章》,顯然標誌著是一個進步的制度,確立了資本主義的根基,也是現代社會安定繁榮發展的重要元素。 但是,若然個人的私有財產可隨時給遞奪,我們可還有信心,繼續付出個人的努力來換取財富嗎?不如每天就直接去覓食,無需為未來作任何的儲備。但,這不是倒退回人類文明未開發的年代嗎? 可惜的是,特區政府現正動搖著800年前延續下來的私人財產制度。 政府本應扮演保護人民私有財產的角色,但目前警方竟可任意下令,凍結私人戶口的財產,無須事前向法院提出任何請求,那麼,市民的私有財產權保障制度,仍存在嗎? 香港人的私有產權 ,可以得到保障嗎? 按一般文明及合法的程序,警方及律政司應獲得法庭的批核後,才擁有權力向銀行發出凍結令,然後銀行才可合法地執行凍結私人戶口的行動。 如今,警方罔顧私有產權保障制度,代表這個特區政府就可隨時架空法庭,凍結任何人的儲蓄。究竟政府有沒有思考過,這會造成什麼的後果,對香港這個商業社會造成多大的創傷? 特區政府如此縱容警方,市民可以怎樣的回應呢?不就是把儲蓄轉移到海外,為商的,不就是把資金調離香港,還可做些什麼呢? 另一罪魁,是銀行。涉事的銀行,不惜破壞香港銀行體系,只管靠攏政府。程序上,如果銀行收到警方要凍結戶口的通知,理應堅持等待法庭頒布凍結令,在有充分的理由下,才去採取行動;這樣,才是合情、合理和合法,才是對銀行客戶負責的表現。如今,銀行不惜失去大量客戶,也要全面向政權下跪。香港賴以為榮的核心價值,還存在嗎? 香港墮落到如斯地步,香港人還能對政府有什麼期望呢?


葵盛西邨第八座居民強烈不滿政府強制檢測配套不足

我們發現,目前葵盛西邨八座的強制檢測安排,有兩項重要缺失: (一) 6歲以下小童須強制檢測 政府無提供大便瓶 (二) 交瓶沒有發出唾液檢測結果 由於6歲以下小童未能可透過唾液或咽喉及鼻咽拭子作檢測新冠肺炎,需要透過大便作檢測,奈何地政府並沒有提供大便收集樽供6歲以下小童檢測,令住戶難以完成政府的強制檢測。 另外,衛生署在12月7、8日在葵盛西邨第八座大廈收集唾液測試樽,但測試一直沒有向居民發出唾液檢測結果訊息,令街坊沒有一項記錄可給予僱主及當執法人員檢查時作出証明。 上述情況,變相令強制檢測者只能透過自費或社區檢測中心的咽喉及鼻咽拭子檢測,才會獲得結果通知;然而,並不是所有人士均合適進行咽喉及鼻咽拭子檢測;而自費方式,亦令市民加重經濟負擔。 我們強烈要求食衛局為葵盛西邨第八座強制檢測街坊發出唾液檢測結果訊息及提供小朋友大便收集樽,以協助住戶,完成強制檢測程序。 葵盛西邨居民如有查詢,請致電本處區議員梁靜珊 9456 9493 葵青區議員梁靜珊、梁耀忠、梁志成 街坊工友服務處 2020年12月11日


【疫情跟進!葵愛樓升降機及公用設施消毒!】

管理公司(12/11)今日安排清潔人員,為兩架升降機消毒,包括𨋢槽底、按鍵、閘門等。清潔人員同時為地下大堂、信箱等公用設施清潔。 . 葵愛樓接連出現兩宗確診個案,我們正要求房屋署盡快安排工程人員,檢查葵愛樓的喉管,調查有否出現病毒經喉管「垂直感染」其他單位的情況。 . 我們亦要求,衞生署安排人手到葵愛樓派發檢疫樽。 . 近日疫情愈趨嚴重,希望各位街坊更加注重個人衞生,減少外出,勤洗手,記得要戴口罩。 如有任何查詢或需要協助,可聯絡本處職員顏烈洲先生,電話:2410 0360 / 9848 9606。 . ========== 梁耀忠 葵青區議員 街坊工友服務處 FB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nwscleungyiuchung 聯絡電話:2410 0360 辦事處:新界葵涌葵芳邨葵仁樓地下7號


懇請當局盡快跟進葵盛西邨社區疫情

葵盛西邨第八座,一周七宗確診 衛生署暫未交代詳情,街坊恐社區疫情爆發 葵盛西邨第八座自11月28日起至今日(12月6日),短短一星期內累積七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平均每天都有個案確診。居民擔心會否出現社區感染爆發,我們要求衛生署盡快交代有關詳情,及派發唾液樽,協助居民進行測檢。 居民十分擔心,七宗確診個案,會否與該座大廈的樓宇設施結構有關,如排水管或抽氣扇等。由於衛生署一直未有公布有關確診患者是否同住、同室號、同層等等有關資料,導致居民人心惶惶。雖然房署有即時派員進行大廈消毒,但衛生署至今尚未有清楚交代相關跟進,居民擔心社區會否成為長康邨康美樓早前確診大廈的翻版。 另外,衛生署一直未有安排,為葵盛西邨第八座派發唾液測試樽,讓居民早日作出檢測,我們要求衛生署盡快派發唾液樽,以便及時評估社區感染情況,避免社區疫情爆發。 在多次催促衛生署仍未獲確切回覆下,我們懇請衛生署,盡快作出改善。如有任何查詢,請致電本處區議員梁靜珊 (9456 9493) 街坊工友服務處 葵青區議員梁靜珊 梁耀忠 梁志成 2020年12月6日 圖表:葵盛西邨第八座連日七宗確診個案詳情 (圖表資料來源 :衛生防護中心)


領導無方又醜態百出的行政長官

首長不會反省過錯,任內香港厄運連連 特首林鄭月娥於11月29日接受無線電視「講清講楚」節目的訪問。對答過程中,又一次盡顯她厚顏無恥與對人無知的醜態。 將香港弄到今日如此破敗的田地,林鄭竟認為自己在香港的施政是功大於過,所以有信心繼續在位。眾所周知,在民意調查中,她的分數是長期處於極低水平。根據今年10月香港民研做的最新民意調查,她只有27.2分,而且有74%受訪者反對她繼續做特首,但她依然「個人感覺良好」,厚顏無恥的作風,真是表露無遺。 林鄭也提到主張把部分反修例風波中的年輕被捕者,以警司警誡的方式代替入獄,給予他們改過自身的機會。她似乎覺得大家都忘記了,是誰引起這場反修例風波。經過去年兩次過百萬人和平遊行,林鄭依然對取消送中條例不作出任何回應,才逼得這場和平的社會運動進一步激化,加上社會經歷721 及831 事件,令全港市民對這個政府絕對死心,讓年輕人激進的社會抗爭行動達到高峰。林鄭竟然全無自我反省,完全不覺得自己須為年輕人的前途負上半點責任,沒有半點愧疚之心,卻只顧強逼年輕被捕者以認錯作為交換條件,以避免牢獄之災,其想法令人髮指、使人嘔心。 林鄭又指通識教育必須弱化,因通識科一直爭議不斷。通識科的本質在於「議論」能力的培養,主張事件皆有可討論的空間,不同持分者會採用不同的思維角度,科目取材的爭議性,正是反映該科目的重要價值。林鄭把反修例風波歸因到通識科,絕對是混淆視聽,胡亂抓代罪羔羊。她表示通識科令學生變得有批判思維,所以才會反對政府。這個想法反映她完全不了解「人」的思想和意志,人有批判思維,是隨著人要面對着客觀環境的轉變和需要解決困難,而自然發展起來的,不是學校教導才會有的。大家可看看,當年北京出現「八九學運」時,中國有通識科嗎? 作為香港行政首長,對人如此無知、為人又厚顏無恥,卻管理著七百多萬市民,實是香港眾生的災厄!


停課下補習社輸得很慘,但家長輸得更慘!

雖然今次是第四波疫症,但對於中小學和補習社,前後已有合共三次勒令停課。為甚麼有四波疫症但只有三次停課呢?因為第一次停課是跨越第一波和第二波疫情。因此,停課日期,非常非常長。對補習社而言,連續長時間停課,構成的損失,當然非常慘重。 雖然已有多次停課的經驗,但今次教育局仍沒有吸取過往的教訓,只懂得停課,其他事情卻闊佬懶理,不考慮業界的存活困難外,也不理會雙職家長如何照顧不得上學又不得去補習中心的子女。 一般而言,補習社都很歡迎長假期,因為家長會替孩子多報些課外活動或加強學習的課程。但現在疫症爆發,在聖誕假期家長都不願意讓孩子多報學習活動,補習社的情況更加雪上加霜。 更急需解決的問題,是家長的困擾。有很多家長來找我們求助,很擔心當疫症再度爆發時,孩子不可回校上課,但補習社又須停業,可是自己又要去上班,難道真是要獨留兒童在家嗎? 他們問我有甚麼解決辦法,我試過叫家長們把孩子放在我們的議員辦事處暫托,但人數太多,我們都接收不了那麼多。補習社不單單是學習的地方,而且會為家長提供托兒服務,但現在補習社不可開放,就難為了家長。教育局說補習社要停課兩星期,但並沒有考慮補習社停課令家長需面對大量的問題。 其實政府很應該與補習社的業界代表會面,去諮詢和共同研討更好的解決方案。可惜現在的林鄭政府都不願意聽聽民間意見,獨斷獨行、極之離地,害苦了本港眾多家長!


芷欣——「爭取殘疾人士就業配額聯席」成員

2013年的一次羊癎症發病(影片字幕有誤),令她陷入昏迷、失憶,自此病患纏身,改變了她的人生。不但家人將她趕出家門,求職亦屢屢碰壁,無奈之下,年紀輕輕的她只可寄宿老人院。 她的故事,折射了本港殘疾人士面對的生活和求職困境,一次又一次的嘗試,換來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否定和拒絕,現時對殘疾人士不友善的就業環境,以及不同形式的歧視,令他們即使有學歷和能力,都無法獲得僱主聘用,無奈之下,不少人只好依靠社會福利維生。 為了改變這個情況,芷欣在三年前加入「爭取殘疾人士就業配額聯席」,成為運動中常見的一員,努力多時,不過希望政府聽見,加強支援殘疾人士就業的措施,令他們獲得平等合理的工作機會。 短短五分鐘,希望你可以聆聽一下她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