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課下補習社輸得很慘,但家長輸得更慘!

雖然今次是第四波疫症,但對於中小學和補習社,前後已有合共三次勒令停課。為甚麼有四波疫症但只有三次停課呢?因為第一次停課是跨越第一波和第二波疫情。因此,停課日期,非常非常長。對補習社而言,連續長時間停課,構成的損失,當然非常慘重。

雖然已有多次停課的經驗,但今次教育局仍沒有吸取過往的教訓,只懂得停課,其他事情卻闊佬懶理,不考慮業界的存活困難外,也不理會雙職家長如何照顧不得上學又不得去補習中心的子女。

一般而言,補習社都很歡迎長假期,因為家長會替孩子多報些課外活動或加強學習的課程。但現在疫症爆發,在聖誕假期家長都不願意讓孩子多報學習活動,補習社的情況更加雪上加霜。

更急需解決的問題,是家長的困擾。有很多家長來找我們求助,很擔心當疫症再度爆發時,孩子不可回校上課,但補習社又須停業,可是自己又要去上班,難道真是要獨留兒童在家嗎?

他們問我有甚麼解決辦法,我試過叫家長們把孩子放在我們的議員辦事處暫托,但人數太多,我們都接收不了那麼多。補習社不單單是學習的地方,而且會為家長提供托兒服務,但現在補習社不可開放,就難為了家長。教育局說補習社要停課兩星期,但並沒有考慮補習社停課令家長需面對大量的問題。

其實政府很應該與補習社的業界代表會面,去諮詢和共同研討更好的解決方案。可惜現在的林鄭政府都不願意聽聽民間意見,獨斷獨行、極之離地,害苦了本港眾多家長!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