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不一樣的五一勞動節

  新冠疫情在香港己肆虐了超過十五個月,市民生活及生計均受到嚴重影響。另一方面,三月人大常委修訂基本法後,特區政府迅速通過「完善選舉制度法案」;未來市民更難透過具有民意基礎的代議士,在政治權力核心內反映民生政策和爭取公平、公義的訴求。

  在此情況下,廣大市民和基層市民更應提升自我意識,盡力的去參與和推動,為美好的未來,再盡一點力。

  回顧「五一」歷史,國際勞動節,是源於紀念1886年在美國芝加哥因爭取八小時工作制而犧牲的工友。每年的五一,本不應慶祝,而是要為對在爭取權益下而犧牲的工友表予致意,並學習和繼承他們的精神,繼續爭取八小時工作制的基本工作訴求。但可惜的是,特區政府及一些維護現行體制的工會團體,自回歸以來,不單沒有介紹這個勞動節的來源,反卻在台上舉杯並聲嘶力竭地呼喊慶祝五一勞動節。事實上,有什麼藉得去慶祝呢?

  一直以來,我們都為這些行為感到羞恥和失望!

  「街坊工友服務處」自成立以來,每年五一勞動節都會聯繫工友舉行集會遊行,爭取社會大眾關注的基層勞工及弱勢社群的合理權益,但在今年的政治環境及疫情下,不得不改變以發表聲明的方式來向政府表達意見,施加壓力。

  據政府統計處本月公布,今年1月至3月經季節性調整的失業率為6.8%,較去年12月至今年2月下跌0.4個百分點;就業不足率下跌0.2個百分點至3.8%。

  儘管政府強調,期望就業問題可逐步紓緩,但是,事實上仍有近廿六萬人的失業大軍(259,800人)及約十五萬人就業不足(148,400人),得不到政府的直接援助,教他們怎去過活呢?

  雖然近日第四波疫情有穩定跡象,但政府已再沒有針對受影響行業,推出支援計劃,可以預見,就業不穩、收入減少,仍是廣大打工一蔟所面臨的問題。

  我們記得,2003年SARS爆發期間,政府曾帶頭提供臨時職位,保障基層市民可穩定就業,並藉此促進肉部經濟。而今屆政府,不單不採取積極的類似方法來解決問題,更連得到社會廣泛支持成立失業援助金的臨時措施,即每位失業人士,受助期可不多於6個月,每月可獲發放金額,以16000元為上限。但政府竟在難以實行的藉口下,拒之門外,同時,更表示,若成立臨時失業援助金就要暫停取消強積金對沖的工作,強調政策上有矛盾。

  這不是荒謬得令人感到要借用低劣的藉口來轉移話題的重心,顯示出政府根本並無意舒解和承擔失業市民於疫情下的經濟困境。這個政府,就是在缺乏政治問責的制度下,可以這樣的態度去關顧市民面對的苦況。

  而更加令人遺憾的,政府竟然認為無薪假安排,是職位共享的文化,是解決失業問題的另一個方法。若然如此,若說到職位共享,為何不實施標準工時呢?那不是更可共亨職位?

   況且,於2012年政府已曾承諾,會研究標準工時立法的可行性。九年過去了,標準工時及合約工時,至今仍未有明確的進展。如今,政府卻提倡職位共享,那不是故意逃避嗎?不願意去關顧長期勞累僱員的身心健康和家庭生活嗎!

  今天是國際勞動節,我們更應以紀念1886年美國芝加哥勞工爭取八小時工作制而被警察武裝鎮壓下來而高聲大呼:「八小時工作、八小時休息、八小過個人喜愛的生活。」

  時代在轉變,人心也在轉變。前人已付出了努力和犧牲,不應也要表示出我們的應有訴求嗎?

  在這個困擾的環境下,我們要堅持初心不變。

  「街工」仍會與各位一同爭取和守護基層市民的應有權益,一起去追求公平、
公義的未來。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