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約工時合理化長工時  工人堅拒袋住先
  • 三十周年記者招待會
  • (葵青區議會)抗議8.31假普選決定及政改假諮詢

合約工時合理化長工時  工人堅拒袋住先

 委員會偷換概念  吳秋北忘記代表工人

新聞稿

今早,多個團體,包括街坊工友服務處、社會民主連線、左翼廿一約三十人,到政府總部,抗議標準工時委員會日前提出不贊成立法劃一標準工時,只建議立法要求僱主以合約列明工時。團體認為這是偷換概念,欺騙工人,而作為工聯會代表的委員會成員吳秋北,更沒有盡勞工代表的基本責任。

 

由梁振英委任, 24人組成的「標準工時委員會」,成立的任務是要研究立法標準工時,但經過兩年的咨詢研究之後,委員會主席梁智鴻會竟然表示,委員會達成初步共識,不贊成「一刀切」劃一的標準工時立法,只同意立法要求僱主以合約列出工時、休息日、超時補水等項目,問到應否立法超時補水,梁智鴻竟表示要再考慮。

 

對委員會這樣的結論,街坊工友服務處予以強烈譴責。不立法標準工時,只要求僱主在合約列明,在老闆「話晒事」的現實環境下,根本無助解決港人工時太長的現況。對這種袋住先的「合約工時」,工人當然拒絕收貨。

 

作為標準工時委員會成員之一的吳秋北,不單沒有在委員會內堅持工人的合理訴求,反而叫工人要有耐性……吳先生,你忘記了十九世紀的工人運動已提出「八小時工作」的訴求,我們已等了一百三十多年了!看來吳秋北更忘記了自己是工人的代表啊……

 

港人平均每週工作49小時,高於國際水平。與此同時,根據民間團體及學者統計,香港非正規就業工人(即零散工或邊緣勞工)超過50萬,而且有上升趨勢,意味著有50萬人面臨開工不足,同時,亦有數量相若的市民每週工時超過60小時,長工時的情況相當嚴重。

 

事實上,長時間工作在各方面影響工友健康。不論工作性質為體力勞動或文書工作,長時間工作都會逼使工友減少休息時間,甚至導致勞損。長工時令體力和專注力隨時間下降,不見得能有助工作進度之餘,亦增加工傷的危險,對工友本人和公眾均會構成危險。除健康以外,長工時亦有違家庭友善的原則,剝奪工友與家人和朋友相處的時間,亦令

 

工友失去自主生活——短暫的工餘時間僅可用來彌補體力消耗,難以消閒和進修,更談不上參與公民社會,實踐作為市民的政治權力。

 

現時全球有超過80個國家有法例規管工時。這些國家的經濟結構和發展步伐不一——有的屬經濟發達地區,有的以工業為主,有的以農業為主——說明工時規管在各種情況均可行。作為全球經濟最繁榮的地區之一,我們看不到香港有任何理由拒絕為廣大上班族提供規定一個合理的工作時間。

 

 

我們重申對標準工時的訴求:

1. 立法標準工時,超時補水1.5倍,並應設立最高工時,保障工人的健康。

2. 標準工時委員會撤回「合約工時」的建議,認真研究,盡快落實標準工時立法。

 

 

街坊工友服務處

三十周年記者招待會

新聞稿

 

 

「街工」成立於1985年,正值代議政制開始。但整整三十年後的今天,香港仍然未能得到真正的民主普選,讓市民能夠享有高度自治。「街工」仝人,在今天慶祝三十周年會慶的同時,亦感到十分遺憾。

 

從殖民地年代走到九七回歸,以至今天特區政府成立18年間,「街工」經歷和參與過大大小小的社會事件、工潮以及群眾運動。「街工」亦從一個由大專學生開辦的工人夜校(「新青學社」)演變成一個基層勞工團體。

 

今日「街工」除參與基層勞工運動外,亦成為一個提供多元化服務的團體,設有3個再培訓中心、2個教育中心、2個互助幼兒中心及5個議員辦事處,致力為社區提供服務,繼續為弱勢出聲、為貧者出力、為勞工出頭及為民主而奮鬥。基於這些工作和成果,我們將於本月28日 (星期六) 晚舉行30周年會慶及籌款晚宴,肯定過去的工作,同時亦積極面對未來。

 

三十周年晚宴不邀請官員出席

 

自新一屆特區政府成立,新特首梁振英上任後,兩年多以來,整個特區政府的管治班子不只未能回應市民的需要(如興建公營房屋屋、規管工時和建立全民退休保障等),更加劇貧富差距,並在多項社會政䇿上撕裂社會、分化市民。在政改問題上,尤其在「雨傘運動」中,縱容警務人員粗暴對待異議人士,對此,「街工」仝人感到十分憤怒和失望。故今年將不邀請官員出席會慶晚宴,以示強烈不滿和抗議。

 

六區參選  全力以赴

 

特區政府將於今年底進行新一屆區議會選舉,「街工」為加強地區工作和議會內有更多來自基層的聲音,將派出六名代表參選,其中五位為現任區議員。六位參選人將秉承「街工」精神,繼續為基層巿民爭取權益。

 

雨傘運動後,我們亦樂見多股年青力量傘落地區,決意改變區議會的形象和政治生態,期望大家互相鼓勵,同為民主努力。

 

 

否決假普選政改方案

 

基本法二十六條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去年人大的831落閘決定,既剝奪了市民的提名權,又透過小圈子篩選候選人,剝奪港人的被選舉權,令港人在特首選舉上沒有真正的選擇權和問責權。未來特首在管治上缺乏認受性,必難以落實有利民生的政策。同時,831落閘的決定,也是明顯地踐踏高度自治,使「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則名存實亡。故此,「街工」代表將在政改投票上,與泛民步伐一致,否決假普選方案,力爭直正的民主,捍衛高度自治的精神和原則。

 

 

 

過往特區政府官員出席「街工」活動詳情

 

2005年

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葉澍堃出席「街工」20周年晚宴;

 

2006年

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林鄭月娥,出席梁耀忠議員辦事處(葵涌)開幕禮;

 

2009年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出席「街工」成立再培訓中心10周年;

 

2010年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出席「街工」25周年晚宴。

 

 

(第二輪政改諮詢期已過,今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仍到葵青區議會"聽取民意",借助假諮詢來為假普選"製造民意",我們聯同一眾街坊到場抗議,要求真普選。)

 

葵青區議會泛民議員
抗議8.31假普選決定及政改假諮詢
聯合聲明

2015年3月12日

1. 人大常委2014年8月31日的決定 (「8.31決定」)指鹿為馬,將一個剝削選民提名權的選舉制度定義為「普選」。此決定已違反《基本法》第25、26、38、45及68條等,並違反中央對香港在2017年落實普選的承諾,及香港人對普選的期望。

2. 「8.31決定」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憲,我們要求全國人大根據中國憲法第62(11)條,推翻人大常委作出的「8.31決定」。如此,香港政改發展才有出路。否則,所有根據「8.31決定」框架制定的「假普選」政改方案,立法會均應予以否決。

3. 可惜,近日多名北京官員均表示,如果泛民立法會議員否決8.31框架下的政改方案,要負上政改停滯的全部責任。有關說法完全顛倒是非,攔詞抵辯,諉過於人,旨在轉移視線,推卸責任予泛民。事實上,北京政府對違法違憲的「8.31決定」偏執而行,寸步不讓,毫無落實香港民主承諾決心和誠意,強迫港人接受假普選方案,才是政改停滯不前的原因。

4.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指,8.31假普選方案是「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多名北京官員及建制派中人亦以此調子唬嚇港人。有關說法毫無道理和法理基礎。根據基本法第45條及68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需以循序漸進的原則,最終達至由普選產生的目標。 因此, 今次政改倘被否決,不存在「時不再來」。行政長官必須在合理時間內重啟政改,任何政改停步或延誤重啟政改三步曲的行徑都是違反基本法。

5. 政改第二階段諮詢已於上周3月7日完結。政改三人組在政改諮詢後才到區議會諮詢,政府的假諮詢心態溢於言表。一個寸步不讓,不可修改,以「8.31框架」所訂定出來的假普選方案,配以假諮詢的手法聽取民意,是一場最拙劣的政治把戲。我們對此堅決反對,並繼續全力爭取普及而平等的真普選在港落實,抗爭到底。

 

 

剛過去的民陣二一遊行,我們聯合各區力量,繼續爭取真普選。沒有政治權力在手,我們哪來話事權去決定土地、房屋、教育、醫療等資源的分配?公屋輪候人數維持廿萬以上,專上教育的學費越來越貴,租金更令人頭痛不已,導致不少基層巿民的住屋環境惡劣,小商舖亦難以生存。

 

毋懼打壓,誓爭普選。藉著遊行,我們亦提出落實全民退保等主張。

 

我們在天樂里的街站,則由街坊工友輪流發言,提出大家遇到的社會問題,以及我們要求立法標準工時等主張,配合街站旁的長工時劇場。

 

 

 

跳頁至
地址:香港葵涌葵芳村葵仁樓地下七至九號 電話:(852)2424-1456 (勞工事務組)       (852)2410-0360 (社區事務組) 傳真:(852)28983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