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工再培訓中心現有新課程!!按此了解
醫療護理常用英語II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55HS 地點:荃花
初級美容師證書課程 編號:NW026DS 地點:遠東
病人安全及急救知識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41HS 地點:荃花
職業英語(聽力及會話)I 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56HG
物理治療護理技巧基礎證書 編號:NW065HS 地點:荃灣花園
專業摩登大妗員基礎課程 編號:NW033DS 地點:青衣

幼兒學前預備班, 親子Playgroup | 街坊工友服務處 荃灣遠東再培訓中心

友伴‧圓夢 兒童發展基金計劃 | 街坊工友服務處

街工施政報告建議2016 (大專教育)

 

 

街工施政報告建議2016 (大專教育)

 

前言

 

近年梁振英先生曾於多個場合,包括過去兩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到「重視青年政策」和「加大力度推動青年政策」。

 

大專教育政策直接窒礙青年發展,沉重學債加重青年的經濟負擔,在教育商品化的趨勢下,大學資助學額不足,把合資格入讀大學的青年推向私人巿場,課程收費缺乏規管加上院校管理商業化,剝削了基層青年的升學權利。雨傘運動結束後,梁振英更大力干預院校自主及打壓學生運動,引來學界強烈反彈。

 

因此,我們有以下四項建議:

 

1.        廢除特首校監必然制,避免干預院校自主。

2.        提高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資助學士學位的比例,短期內以公帑補貼的方式,降低其他自資課程的學費,減輕學生負擔,長遠增加公營院校課程,由政府承擔教育責任。

3.        停止以商業運作原則管理大專院校,加強規管自資院校的課程質素和收費水平。

4.        免除學生還款利息,減輕他們的經濟負擔。

 

(一)廢除特首校監必然制

 

去年雨傘運動,大批學生為了追求公義而走上街頭,要求真正普選,可惜運動未竟全功,及後梁振英不斷透過政治檢控打壓學生運動,更加強干預大專院校。

 

現時有10所法定專上院校,受到各自的大學條例規管。可是,大學條例賦予行政長官作為校監或委任校董的權力,可以委任大量非院校人士進入校董會,操控大學人事任命,干預學術和院校施政,我們要求廢除特首校監必然制, 以維護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

 

特首可直接委任的大學校董人數及所佔之百份比

院校

人數

百分比

香港演藝學院

15

83.3%

香港教育學院

15

57.7%

香港公開大學

18

56.3%

嶺南大學

18

54.5%

香港浸會大學

15

44.1%

香港理工大學

9

36.0%

香港科技大學

9

33.3%

香港大學

7

33.3%

香港城市大學

7

30.4%

香港中文大學

6

11.5%

資料來源: 教協[1]

 

(二)提高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資助學士學位的比例,短期內以公帑補貼的方式,降低其他自資課程的學費,減輕學生負擔,長遠增加公營院校課程,由政府承擔教育責任

 

去年吳克儉局長提及資助學士學位問題,指出教資會資助第一年學士學位課程為15,000人,而每一年高年級銜接學額為4,000個,因此公帑資助學士學額為19,000個。吳先生更進一步指出, 連同超過12,500名學生獲取錄入讀自資第一年及高年級銜接學士學位課程,現時整體適齡學生入讀學士學位課程率已經達到46.1%,再加上副學位學額,修讀專上課程的青年人已接近七成[2]

 

政府提供的資助學士學額不足,間接將青年人推向私人巿場,付擔高昂學費就讀專上課程,私營化令教育淪為商品,青年背負沉重學債投身勞動巿場,生活吃力。根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的資料顯示,適齡學生就讀公帑資助專上院校的比率平均超過60%,而去年政府的回應顯然不足,僅為「支援香港學生在本地、內地及海外升讀學位課程,整體會額外提供2,120個資助學位」。

 

因此,我們要求政府大幅增加教資會資助學士學位數量,以及短期內以公帑補貼的方式,降低其他自資課程的學費,減輕學生負擔,長期則透過公營化承擔教育責任。

(三)停止以商業運作原則管理大專院校,加強規管自資院校的課程質素和收費水平。

 

現時大專院校按「優配學額」(Competitive Allocation) 的機制分配學額,政府強調「公帑資助的學額和研究資金有限,故需要以競爭形式分配給優勝者」,按各院校下一個撥款周期的「學術發展建議書」的優劣分配學額,希望將院校少部份的第一年學士學位學額重新分配,並強調以此達致「提升整個高等教育界的國際競爭力」和「推動卓越的研究」[3]

 

「學術發展建議書」就著四項指標作評核,包括一)能否鼓勵該校提供具國際競爭力的課程; 二)   符合國際間合資格頒授學位的水平、準備學生就業,以及切合香港社會需要的學習成果; 三)院校是否有效地從事深層次的學問工作;  四)院校有否與業界及社區建立配合其院校角色的夥伴關係。

 

根據教資會官方網站的介紹,多次提及本港的專上教育發展建基於「把握經濟發展所帶來的機遇」。[4]

 

我們認為大學作為實踐高等教育的場所,並非職業培訓所。它理應培訓學生作為社會一份子的能力,讓他們學習實踐權利和承擔義務,培養良好的公民意識,才能對社會有所裨益。可是以上四項指標均對大學之道隻字不提,反之追逐「競爭力」、「準備學生就業」、「把握經濟發展」,實為捨本逐末之舉。

 

我們反對以上的各項評核標準,拒絕以商業原則營運各大專院校,大學運作應回歸學術和培養具備良好公民意識的學生為本。

 

(四)免除學生還款利息,減輕他們的經濟負擔。

 

學生資助辦事處對貸款審批的要求嚴苛,申請手續及所需證明文件又相當繁複,導致不少學生只能申請免入息審查貸款。以過去三年為例,成功申請入息審查貸款者只有約35000人,成功申請免入息審查貸款者則有近70000人[5],兩種貸款息率相約,但後者跟隨巿場調整,利息支出有可能隨之增加。

 

正如上述幾個部分所言,現時教育商品化和產業化情況嚴重,源於私營化政策失誤,廣大學生受到沉重的學債拖累,早前更有機構發現大學畢業生起薪中位數比二十年前低17%,僅10860元[6], 並未計算因通漲所蠶蝕的購買力,令每月學債還款佔月薪更高比例。根據學生資助辦事處的數字顯示,過去三年(包括本年度)申請者各類學生貸款高達104851人次。若以經審查貸款年利率1厘,免入息審查貸款1.282厘計算,這三年的借款人於畢業一年後的每年總單利息支出,經學資處審批貸款的利息達1028萬元,免入息審查貸款的利息達4000萬[7]

 

就以上的問題,我們認為學生資助辦事處的審批門檻過高,就以上問題,我們認為學生資助辦事處的審批門檻過高,應予檢討,政府應即時免除所有利息,減低學生負擔。

 

 



[1] 修訂大學條例 保障院校自主 https://www.hkptu.org/11770

[2] 立法會:教育局局長就《2015年撥款條例草案》恢復二讀辯論致辭全文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4/22/P201504220623.htm

[3] 善用珍貴學額 回應社會所需 http://www.ugc.edu.hk/big5/ugc/blog/blog20101118.htm

[5] 專上學生資助計劃統計數字  http://www.wfsfaa.gov.hk/sfo/tc/statistics/fasp.htm

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統計數字 http://www.wfsfaa.gov.hk/sfo/tc/statistics/tsfss.htm

全日制大專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 (NLSFT)/ 專上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 (NLSPS)/擴展的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 (ENLS) 統計數字 http://www.wfsfaa.gov.hk/sfo/tc/statistics/sfnls.htm

[7] 同8


地址:香港葵涌葵芳村葵仁樓地下七至九號 電話:(852)2424-1456 (勞工事務組)       (852)2410-0360 (社區事務組) 傳真:(852)2426-4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