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工再培訓中心現有新課程!!按此了解
醫療護理常用英語II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55HS 地點:荃花
初級美容師證書課程 編號:NW026DS 地點:遠東
病人安全及急救知識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41HS 地點:荃花
職業英語(聽力及會話)I 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56HG
物理治療護理技巧基礎證書 編號:NW065HS 地點:荃灣花園
專業摩登大妗員基礎課程 編號:NW033DS 地點:青衣

幼兒學前預備班, 親子Playgroup | 街坊工友服務處 荃灣遠東再培訓中心

友伴‧圓夢 兒童發展基金計劃 | 街坊工友服務處

勞審札記-復職(阿寶疑因參選被解僱)

 

勞審札記-復職(阿寶疑因參選被解僱)

文:阿嘉花

 

復職?幾多打工仔知道勞工法例有「復職」這回事?

 

去年阿寶疑因參選區議會而被無理解僱,僱主不但逼使阿寶「自願離職」,更拖欠口頭承諾過的長期服務金。最後阿寶決定到勞審處追討:1) 復職/長期服務金、2) 代通知金。

 

因政治理由而遭到不公平解僱的工友為數不少,阿寶企出來,不只是為了自己,也在捍衛廣大勞工的政治權利!

 

可是大家又是否知道,現行勞工法例竟然列明「復職」須得到僱主同意,老細炒得你,又點會同意你復職?

 

阿寶的追討過程困難重重,唯以文字為記,揭露勞工政治問題。

 

第一步:勞工處落案

勞工處安排調解,僱主很快就拒絕了。(完)

 

第二步:勞審處落案

「政治打壓有咩問題?我唔同意政治打壓但係法例冇話唔可以政治打壓喎?!」

 

阿寶講述事件經過的時候,勞審處調查主任突然這樣說。

 

不知道主任是否也對其他工友說過同樣的話,至少此時此刻,真係「個心都離一離」!

 

其實打工仔追討復職,既要準備糧單、強積金累算紀錄、合約等等,更要過得到心理難關,因為公司代表可能在庭上提出諸多「你平時做嘢幾有問題」的說法,合理化其解僱行為。主任這樣「兜頭兜腦」撥冷水過來,作為司法機構公職人員也許沒有過錯,勞工法例確實沒有列明政治打壓違法。

 

沒有人指出話裡的不正確,而阿寶的追討就是為事件對錯來一場辯證。

 

未幾,調查主任又就復職提出問題:「就算復到職,做返咪又俾人搵機會炒?咪又係另一單案?」

 

其實我們正要反問政府,為何勞工法例嚴重偏袒僱主?欠薪也好、不合理解僱也好,罰則如此輕微,向財政司扔蛋需坐牢,無良僱主則鮮有入獄,政府視工人苦楚如鴻毛,老闆自然「惡晒」,從實質權力到文化風氣均讓追討的工友望而卻步,連調查主任都這樣猜想,其他工友怎樣追下去?

 

拉近勞資雙方的權力差距,從來不是一兩個工友能否復職的事,阿寶「打上法庭」,就是向勞工處、法官、僱主、廣大巿民宣稱:僱主不可以不公平解僱工人!

 

接著,主任又提出質疑,「如果唔駛僱主同意就復職,咁僱員辭職既時候,僱主都可以唔批准啦,唔通僱員又做成世?」

 

去年人力事務委員會已在討論強制復職權,「強制」之喻意為僱員不應遭到不合理解僱,就正如僱員在懷孕、患病、工傷期間受到保障一樣,僱傭合約本來就應該合乎公義,毋須僱主同意就可以復職,並不是代表僱主永遠不可以解僱員工,而是僱主不可以不公平解僱員工。

 

現行法例容許僱主支付足夠補償即可解僱員工,確是當下的現實,但實然並不能導出應然!我們不必順從不公義的法例更不用為它背書,否則,工人的處境只會更可悲,沒有工人意識,根本談不上工人運動。


地址:香港葵涌葵芳村葵仁樓地下七至九號 電話:(852)2424-1456 (勞工事務組)       (852)2410-0360 (社區事務組) 傳真:(852)2426-4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