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工再培訓中心現有新課程!!按此了解
醫療護理常用英語II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55HS 地點:荃花
初級美容師證書課程 編號:NW026DS 地點:遠東
病人安全及急救知識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41HS 地點:荃花
職業英語(聽力及會話)I 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56HG
物理治療護理技巧基礎證書 編號:NW065HS 地點:荃灣花園
專業摩登大妗員基礎課程 編號:NW033DS 地點:青衣

幼兒學前預備班, 親子Playgroup | 街坊工友服務處 荃灣遠東再培訓中心

友伴‧圓夢 兒童發展基金計劃 | 街坊工友服務處

跳頁至
工傷工友及家屬互助協會 每周小組分享會

工傷工友及家屬互助協會 每周小組分享會

工傷工友及家屬互助協會 每逢周五(除特別時間外)晚上都會有工友組成的小組聚會

查詢可致電: 24241083 (王先生、郭先生)

網址:http://www.nwscworkinjury.org.hk



街坊工友服務處對《全民退休保障計劃》意見書

街坊工友服務處對《全民退休保障計劃》意見書

 

一、背景:

 

政府一直強調本港的老人退休制度依靠3條支柱:強積金,社會保障(綜援),個人儲蓄。由強積金推行的2000年以來,惟三條支柱根本不能保障長者有安穩的退休生活。

 

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打工仔女多年苦供的強積金被金融市場蒸發;另一方面,在本港現行制度下,僱主解僱員工的遣散費由強積金作對沖。原本用以支付工人退休生活的費用,被僱主用作為解僱賠償。工人的退休金被用作僱主賠償的軟墊;而且,工人退休生活,還得向國際金融市場望天打掛,工人生活毫無保障。再者,殘疾人士、家務勞動者、就業不足者及失業者同樣對社會有貢獻,但他/她們連強積金戶口也沒有,連保障也沒有。

 

強積金2000年才推行,對於2000年以前就退休的長者,尤其是基層長者,惟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有綜援。但可惜,現時長者不能獨立申請綜援,必須要經其家庭申請,而子女必須簽署一張「衰仔紙」以証明其不再供養父母,社署方會考慮其申請。縱使長者子女肯簽「衰仔紙」,長者仍然要面對嚴苛的經濟審查,極度捐害長者的自我印象;「衰仔紙」在社會上有一個標籤效應,長者即使有經濟需要,也會因負面標籤而寧願捱窮不去申請。現時政府所強調的安全網,其實保障不到這班貧窮長者。

 

對於一般基層長者,既無強積金,綜援又未能申請;通脹及租金持續上升,令長者們僅有的儲蓄也耗盡,面對基層長者不能安享晚年,設立全民退休保障是迫在眉睫。

 

二、街工建議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原則:

1. 一個「三供」方案,由僱員、僱主、政府三方進行供款;

2. 低薪工友免供款;

3. 行政簡便,滿65歲可即時領取,免審查;

4. 取消強積金;

5. 政府進行注資;

 

街工建議之計劃內容;

1. 由僱主、僱員、政府各供款5%;

2. 取消長者綜援的標準金額,取消生果金及長者生活津貼;

3. 取消強積金,用5年時間作為過渡;

4. 政府於頭5年每年注資400億作為種子基金,總數2000億;

5. 長者所得:每月得到$4000(實質)退休金;

6. 基金管理:基金將由特區政府 或指定部門直接管理;

 

總結:

街工建議之退休保障方案屬一個全民性方案,能夠令現時強積金制度以外的工人都同樣受惠;而且無需審查,只要到達領取年齡就可以即時領取;此建議能夠做到平分風險,不需像強積金般由個人承擔環球金融波動的風險,建議方案是由集體來承擔風險,對工人更有保障;最後,此建議方案只需政府在頭5年進行注資,其後基金自行營運便可,是一個高度可持續性的方案,絕對不會加大政府的財政負擔。

 

2013年9月



20140519標準工時問卷調查發佈會

 

長工時窒礙社會參與  立法標準工時刻不容緩

標準工時問卷調查發佈會

新聞稿

街坊工友服務處今早於立法會舉行標準工時問卷調查發佈會。這份問卷調查市民對標準工時立法的意見,以及工作時間如何影響工友對政治及時事的了解程度和參與度。

 

我們透過街頭訪問、家訪及網上問卷,總共取得287個有效答覆。調查發現,接近六成受訪者每週工作時間超過44小時,當中更有兩成受訪者的工時超過52小時。在287名受訪者中,有接近90%受訪者認同標準工時立法。此外,有超過一半受訪者認為減少工作時間會令他們更關心社會及更願意參與政治。

 

發佈會上,工友岑先生講述了他一周七十二小時的工作時間,嚴重影響他的家庭生活。葵芳工友組的代表吳女士及陳小姐則相繼表示工時長容易導致工傷,以陳小姐為例,她就因為每周工時長遠49小時,以致她患有肩周炎。此外,政府前線僱員總會總幹事黃華興先生亦表達本港打工仔工時越來越長,令工人失去自由,難以自我發展。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先生及社區幹事梁靜珊則回應委員會工作進度及現時工人狀況。

 

最後,各成員將指向八時正的時鐘放入投票箱,象徵街工的兩大訴求:

  1.     規管工時——每週工作44小時,超時工作可獲時薪1.5倍的加班費;
  2.     還政於民——落實市民享有公民提名,一人一票還政於民。

 

葵青區議員黃潤達先生指出,調查結果反映標準工時立法切合民意,可改善市民的健康,家庭生活及個人發展。同時,長工時影響一般市民於政治活動的參與程度,因此街工亦建議政府在舉行公眾諮詢活動時,應配合市民的工作時間,安排適當的時間地點以便公眾參與。另一方面,由於標準工時必須通過立法方能執行,如果市民無從監察政府,所有民生議題,包括勞工權益,政府都可以漠視。因此我們同時需要爭取一個會向市民負責的行政長官及政府。長工時有可能令市民沒有時間對政府表達訴求。

 

為了促進市民的政治參與,街工將舉行社區公投,讓公眾就特首普選方案應否包括公民提名表態。公投日期為五月廿二至廿五日(星期四至星期日),時間為上午九時至下午九時,票站將設於葵青區及天水圍。



那些年!一起打過工的歲月!

2014年4月17日  健仔

 

不同時代,會有不同生活面貌。而生活在當時的人,亦會受當時代的歷史局限。工人,不論生活在那一個時代,其生活內容都嵌入於當時的社會環境及文化氛圍。今天,不同年代的工人聚在一起,一同透過電影、音樂,重塑那些年的工人生活狀況。

 

50年代,二戰結束,新中國成立,香港亦結束三年零八個月的日軍統治。1953年電影《危樓春曉》正描述當時的社會處境。香港市民生活艱苦,一個小單位就分了多個房間,住了幾家甚至十幾家人。老友記們憶述當時幾家人窩居在一個小單位,又要面對包租公/婆的壓力;不過,即使生活有多艱苦,住在同一屋簷下大家彼此守望相助,關係十分緊密,如早晚兩餐始終會圍在圓枱吃飯,關係就像家人一樣。正因為當時生活艱難,住客之間只有透過相互幫忙才能支撐生活。那時代的工人哥哥姐姐都會有一種「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精神。

 

60年代已正式告別黑白片,而製造業開始在本地興起。這個時代的標誌性人物落在陳寶珠身上。一首「工廠妹萬歲」就道出了當時及組內一班女工的心聲:女孩子外出打工供養哥哥或弟弟、妹妹讀書,更將人生最青春燦爛的時光放在工廠內。「工廠妹,好失禮你咩?!」反映了當時工廠女工的複雜心情。然而,即使工廠女工生活養家困難,當時她們仍然有共同的生活圈子,共同住員工宿舍,彼此之間關係非常緊密。直到現在,一班當年的好姊妹感情並未因為年月增加而減弱,依然是當年彼此認識的工廠妹。想起父母輩的工人哥哥姐姐,不得不向他們說聲:謝謝!

 

進入70年代,羅文、許冠杰這名字開始成為大家的共同語言。《獅子山下》、《家變》及《半斤八兩》是當時大家印象深刻的歌曲。經過了六七暴動,文革,六八學運潮等社會重大事件,當時港英政府開始加強福利發展,市民生活漸趨改善。長者們很認同歌詞放開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並指當時社會也彌漫著一種共同奮鬥,建設香港的意識。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街坊以過來人身份見証當年香港工業北移,工廠女工不再,搖身一變成為打工仔女。知否世事常變,變幻原是永恆像是在告訴工人們,處境的變化是經常的,慢慢你就習慣。

 

隨著工廠開始北移,大工業生產開始減少,工廠工作亦隨之減少,工人開始面對失業。然而,在八十年代,街坊又表示只要市做是不會捱肚餓的。許冠杰的《搵嘢做》就清楚表達了80年代工人的憂慮。街坊們笑說自己雖然沒有許冠杰般強壯大隻,但音樂錄影帶當中的片段與他們的生活處境是一樣的。一樣照馬死落地行,搵得一蚊得一蚊的情況。只要你肯做,就可以搵丁食的說法是存在的,不過只適用在80年代。

 

直至90年代,街坊們表示生活很困難。傳統工業不斷北移,面對失業,及工作轉變的壓力,即使能夠找到新工作,也只能「揸頸就命」。唐伯虎點秋香當中的一段戲就正正描述了當時工人的無奈:俾人鬧仲要笑笑口,俾人鬧仲要開口笑!街坊們直指即使工人遇到不公平事情,為了份工,就算不公道也要吞落肚。為了生活,無計。

 

90年代後,代表工人生活的歌曲絕無僅有;或許這正反映著工人文化息微,工人的話語權亦漸漸被淡忘。惟,工人從未消失,工人的身份亦從不中斷;只是工作性質,工作崗位轉變。縱然今天鮮有人自稱工人階級;但,階級位置,與階級生存狀態與一百年前相約:工人依要靠出賣勞動力維持生命,資本家依舊利用工人捱肚餓來榨取工人的剩餘勞動,工人依舊貧窮,世界資源愈益集中在少部分人手中。

 

雖然工人在政治及軍事力量上輸蝕,但工人在人數上,生產力上是擁有絕對優勢的。只要工人們能夠認清楚這點,團結一致進行爭取,工人當家作主並非夢話。

 

五月一日勞動節,傳統上是屬於工人的節日!五月一日,亦是工人展示階級團結力量的日子!

 

五一勞動節,工人大團結!

 



葵盛長者組軼事3:走進時光隧道,重建工人身份

2014年4月4日  健仔

 

五一勞動節,工人大團結!

 

五月一日,除了是紅色假日外,亦是屬於工人階級的共同節日!傳統上,五一是屬於工人,屬於全體勞動者的大日子。百多年前,美國的工人為著三八精神(八小時工作,八小時休息,八小時學習)而作出爭取,最後被當權者血腥鎮壓。一段時間後,國際勞工委員會ILO將五月一日定為國際勞動節,用以提醒全體工人不要忘記這些前烈的勇敢爭取,不要忘記勞工權益需要透過工人自己才能捍衛。

 

不少捍衛及爭取勞工權益的人前仆後繼地共同爭取三八得以落實,直至廿一世紀的現在。

 

2014年5月1日,距今還剩23日。我們可以做什麼?

 

是日長者組一改以往開會的做法,改為玩遊戲!與眾長者們抽紙仔,講故事!組內有男有女,藉著紙仔一同回首過去,共同走進一條通往後生時代的時光隧道。

 

屋邨果然臥虎藏龍,有可以一人製作傢俬的師傅,有當時全港三十餘名的製作點心蒸籠的師傅,亦有從打工積存本錢開小自家店舖的小老闆。當然不乏上一代耳熟能詳的工廠妹,她們均從事當年的製作、紗廠、玩具、塑膠及電子廠;大家說著說著,仿又再次回到車間,在同一條生產線上共同工作,提著飯壺一同到工人飯堂吃飯。

 

除了打工生活外,工餘生活亦是打工仔女的生活重點。陳寶珠、吳楚帆、呂奇、蕭芳芳是他/她們的那些年;惟當時電影院的戲票昂貴,他/她們並未能負擔得起買票入場睇,只能在臨完場前十五分鐘,電影院工友的默許下走入戲院看餘下的十五分鐘。不過,即使只有十五分鐘,他/她們都已覺滿足。

 

電影以外,許氏兄弟亦是他/她們的共同回憶。當許氏兄弟紙條揭開時,有組員隨即哼起「半斤八兩,做丁隻積咁既樣」!許氏兄弟也是那些年他/她們其中一個生活寫照。

 

電影音樂外,另一重頭戲便落在南華、精工及東方身上,無獨有偶,組內的老友記都是當年的爬山客!即爬上山頂觀看球場大戰。原來不只男性對足球情有獨鍾,女士們亦都有留意當時的東南大戰,東精大戰......足球,說到底還是屬於工人階級的!!

 

回首過去,他/她們確實做到一樣積!打工的生活是辛苦的,日做夜做,為的就是要過生活,讓家人得到溫飽而已。在他/她們的那些年,打工雖然辛苦,但尚算滿足,而工人之間關係不錯的;有老友記指現在打工一代不如她們那一代,以往辛苦搵來自在食,現在辛苦搵來無得食,仲要被別人食埋。

 

他/她們那一代,和現在一代只是相隔三十餘年。這三十年間,社會不斷進步、發展,科技水平大幅提高。社會進步了,科技提升了,人類的生活水平不就提就了嗎?誠然,我們的物質生活水平的確比三十年前有大幅度的改善;但,這些發展與科技提升,並沒有改善工人階級的生活內容。反之,我們的生活內容比以往更貧乏,工人的生活自主性不加反減!

 

以往,工人聚集在車間工作,人數眾多;同伴有事可以一呼百應共同抗爭!今天車間不在,工人分散各個位置工作,同伴有事,即使想幫手也無從得知!

 

不過,即使我們在不同的崗位上工作,在不同的地方幹著不同的活動,我們仍然是有共同命運的,我們都是工人兄弟姊妹的一份子!

 

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五月一日就是我們的穿雲箭,期待我們的兄弟姊妹能夠聚首一堂,於當天一同捍衛及爭取我們應有的勞動權益。


五一勞動節,工人大團結!



跳頁至
地址:香港葵涌葵芳村葵仁樓地下七至九號 電話:(852)2424-1456 (勞工事務組)       (852)2410-0360 (社區事務組) 傳真:(852)28983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