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工再培訓中心現有新課程!!按此了解
醫療護理常用英語II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55HS 地點:荃花
初級美容師證書課程 編號:NW026DS 地點:遠東
病人安全及急救知識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41HS 地點:荃花
職業英語(聽力及會話)I 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56HG
物理治療護理技巧基礎證書 編號:NW065HS 地點:荃灣花園
專業摩登大妗員基礎課程 編號:NW033DS 地點:青衣

幼兒學前預備班, 親子Playgroup | 街坊工友服務處 荃灣遠東再培訓中心

友伴‧圓夢 兒童發展基金計劃 | 街坊工友服務處

跳頁至
20160331廚盟美心行動

 

美心正黑心  同工不同酬

賣埋休息日  人工好鬼奀


美心集團快餐線分店遍佈全港,集團獲利甚豐卻刻薄員工。香港廚師聯盟收到美心集團的美心MX及美心香港地廚師求助,包括同工不同酬、人工偏低、賣休息日導致工時更長等問題,工會三月初去信美心集團,要求約見人事部,至今只有公共及顧客關係部回應我們,指出集團內部正進行調查和溝通,一直未能落實我們對人事部的邀約,故香港廚師聯盟聯同街工、葵芳工友組、民生議政、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到美心集團總部請願,集合工會及地區勞工的力量,要求美心集團改善廚師待遇及落實勞資雙方的會面。

 

我們在總部大堂坐下請願,總部員工隨即鎖電梯,不讓大家往十八樓去,香港廚師聯盟代表細輝表示,長工時是非常嚴重的問題,有美心員工朝七晚十,連休息日也賣給公司,因為完全未能放工,今次約見總部是為了商議解決問題,要發展香港飲食業,公司一定要改善工友待遇,而不是把責任推到員工身上,公司依靠剝削維持運作,沒了長工時,其實也不會結業。

 

葵芳工友組代表賢珍則從食客角度出發,她認為員工待遇得到改善,食物水準亦能提昇,同時關注工友的長工時問題,影響家人生活。另一位廚師中哥則提出,作為同行,他也希望美心集團解決長工時和買假期問題,避免影響家庭生活,並要求要求美心集團員工的加班費必須按月支付,不能拖到下一個月。

 

街工代表黃潤達則提出「社區勞工化」的主張,指出是次行動由工會與地區街坊聯合籌備,共同開會了解廚師現況和困難,討論時間表及爭取策略,巿場越自由和彈性導致工人分散,我們越要團結起來,靈活發展基層勞工運動,未來這股力量也會延續下去,繼續跟進美心廚師待遇問題。

 

我們等候多時未有答覆,最後把印有黑色美心的大刀貼到總部樓下,未來將再有升級行動。總括而言,我們的訴求如下:

1. 人事部落實與工會會面時間,商議改善員工待遇問題。

2. 累積加班費須在同一個月發出,避免拖欠加班費,加班費應為1.5倍,不應以底薪計算。

3. 改善同工不同酬問題,年資較高員工的薪酬不低於新入職員工。

4. 調高工資,讓廚師得到合理薪酬。

1. 美心香港地-廚師同工不同酬

https://goo.gl/migM9s

2. 美心MX-年資係冇價值 工時長仲要賣假期 

https://goo.gl/neiicG

 

街坊工友服務處  香港廚師聯盟

 



喺美心,年資係冇價值 工時長仲要賣假期

喺美心,年資係冇價值
工時長仲要賣假期

文:香港廚師聯盟

年資何價?入行逾三十年,入職逾五年,對美心集團來說又算是甚麼?

風雷(化名),七十年代文化大革命期間,「一張鑑定就令你冇書讀!」地主家景,唯有來港求生。初時從事製衣業,讀過大同夜中學,後來工業北移,因為親友說「人人都要食嘢嘛!」就轉行飲食業,做廚房超過三十年,加入美心MX也超過五年了。

他入職時月薪只有約一萬元,至今月薪約為一萬三千元,「喺呢度,年資係冇價值!」同等職位,相同工作要求,新入職同事的薪酬也與他相若。「咁多年,無功都有勞呀?如果同公司做得長時間係唔重要嘅,點解又要有長期服務金?」風雷在燒味部工作,自言出品技術好,一把年紀,依然有心有力。

員工盡力,僱主肯定,這是風雷的期望,更主張訂立奬賞制度。至於為服務公司多年的員工,不應該遭遇同工不同酬的不公平狀況,薪金應該調升。何況,年資較長的員工,因熟悉公司運作,他們繼續服務,本身就為公司節省了新員工流轉所帶來的培訓與消耗成本。

美心MX分店遍佈全港,賺錢多,員工待遇卻不理想,除了薪金比同行低數千元外,工時也是另一個重要問題。

風雷透露水吧同事不時一日十六至十七小時,由凌晨五時做到晚上十時,加班補水只是一倍工資。人手不足,公司「買假」,員工連僅餘的每周休息日,也賣出去,以風雷為例,他每個月平均賣兩天,有的同事則四天都賣掉。

工時長,還要賣休息日,這個珍貴的休息日也沒有甚麼工半或雙工,與平日一樣工資,生命又少一天,一周工時長遠六十至七十小時,總工資仍然低於同行。

風雷認為最高工時必須確立,讓員工可以擁有家庭生活,也可減輕勞損,避免工傷。有些員工難免為錢加班,在實行最高工時的同時,應把加班費由一倍調高到至少一倍半,減輕員工的工時和經濟負擔。

他取風雷為化名,意謂打響一聲雷,引起大家關注勞工權益,來自燒味部的老廚師,縱然自己將來退場,也想為工人發聲。

相關報導:
上回提要:美心香港地-廚師同工不同酬https://goo.gl/migM9s



美心香港地-廚師同工不同酬

美心香港地-廚師同工不同酬
文:香港廚師聯盟

「做咗幾年,人工仲低過冇經驗、乜都唔識既新入職同事。

阿明(化名)入行超過五年,正在美心香港地任職廚師,打荷、炒、切、執單,甚麼都做,然而他的薪金比起零經驗的新入職同事,還少了幾百元。

阿明入職時的薪金大約12000元,及後按年加薪,至今仍未超過14000元,反而去年聘請的新同事,職位一樣,工作內容一致,其入職薪金已超過14500元,對阿明而言,這個薪金差距極不公平。

美心集團旗下美心香港地在全港共有十二間分店,阿明遇到的同工不同酬問題,在其他分店也有發生,阿明曾經向分店主任反映,無奈問題始終未有解決。同工不同酬除了影響打工仔,對公司和食客都帶來間接影響。

「冇偈傾,關係唔好。」阿明坦言心底有條刺,有一位個新入職同事根本甚麼都不懂,又沒有經驗,但是薪金比他高一大截,廚房朝夕相對,難免出現磨擦,話裡有骨。

同工不同酬直接導致內部矛盾,人事部卻坐視不理。香港廚師聯盟代表細輝指出,其實一個廚房最重要是團結合作,若同工不同酬,又如何可以團結合作呢?不合作又如何有好的出品呢?

一個廚房大約有5-6個廚師,假設每間分店約有1-2位廚師受影響,全線美心香港地受影響工友總數,預計不會超過50人,解決問題的所需開支也不多,他們的訴求只是:同工同酬,同職級的舊入職同事,薪金不低於新入職同事。

美心集團分店遍佈全港,集團更連續七年榮獲「商界展關懷」標誌,卻未有提供良好的勞工待遇,「關懷」形同虛設。我們要求美心集團解決同工不同酬問題,讓阿明及其他受影響同工獲得公平的基本待遇。

 



磚頭與盟友—我所認識的新移民

磚頭與盟友—我所認識的新移民

文:黃潤達


梁天琦非港出生,恰似第二塊磚頭,擊破瀰漫恐共意味的「滲透論」,那150個單程證名額,不是數字,其實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也可以是我們的希望。

但願經此一役,我們至少能夠有底線:一個人的價值,不以其國族論之。因而不必再動輒挑起「新移民就是xxx」、「中國人就是xxx」的說法。

阿根(化名),新移民,我認識她已有五年,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飲食業,工時逾十二小時,落場的時候僅能睡後樓梯,辛苦,但是全靠這份薪水糊口 ,家裡小兒還在唸書,書簿費、課外活動、冷氣費,林林種種。後來轉職保安,由於公屋保安薪水較低,又挑長工時的保安工作做,香港低下階層的辛酸,她都身同感受,對梁振英有同樣的怨憤。每周六天工作七十二小時,七一特地告假上街。最近她終於年滿七年,比生辰更有慶祝的感觸,這張香港身分證的重量,重逾七載。我問她年滿七年最想做甚麼,「終於有得投票!」,跟我們一齊踢走保皇黨!

她們有一個個圈子,在一般人難以觸及的同鄕網絡,就靠她們做游說、宣傳。雨傘運動期間,她在朋友圈與姊妹爭論,支持學生打倒梁振英政府。

還有阿萍(化名),單親,家有三個子女要照顧,也往金鐘佔領區睡過,「我就係大陸嚟,如果香港變成大陸咁,嗰陣做乜嚟香港?」她更把新移民散工同事帶到金鐘支持運動,同事擔心家人責怪,瞞著家人來金鐘,佔領區帶給港人的激動,她也共鳴不已。女兒那張罷課同意書,她揮筆是毫不猶豫,她說女兒走怎樣的路,她也支持。

不只是他和她們,還有我。60年代內戰後生活艱難,我父親拼死一縛,游水來港求生,在抵壘政策下,獲得香港居民身份,在油漆廠工作30多年直至退休,見証香港工業的興衰。我的母親曾經是新移民,來港28年,低學歷,做過小賣部店員、廚房阿姐,今天仍然是清潔工,為社會勞碌。

舊移民、新移民,他們大多是追求一個更理想的社會制度才來港定居,同坐一條船,與本土香港人一樣,從來沒有絕對的好與壞。

父母對我的教晦,讓我認識內地的不公義,也讓我更珍惜香港僅存的公義、自由、法治和人權,再帶給我們所組織的新移民街坊,擴散到他們的朋友圈去。

我們一起走過七一,傘後創傷,去年七一她們早上工作,中午趕到街上,疲憊而熱切的臉,不也是運動的新血?

仍然要相信,這裡會有希望。來自草根底層的反擊,姿勢同樣倔強,民主運動的盟友,從來包括新移民街坊。



勞審札記-復職(阿寶疑因參選被解僱)

 

勞審札記-復職(阿寶疑因參選被解僱)

文:阿嘉花

 

復職?幾多打工仔知道勞工法例有「復職」這回事?

 

去年阿寶疑因參選區議會而被無理解僱,僱主不但逼使阿寶「自願離職」,更拖欠口頭承諾過的長期服務金。最後阿寶決定到勞審處追討:1) 復職/長期服務金、2) 代通知金。

 

因政治理由而遭到不公平解僱的工友為數不少,阿寶企出來,不只是為了自己,也在捍衛廣大勞工的政治權利!

 

可是大家又是否知道,現行勞工法例竟然列明「復職」須得到僱主同意,老細炒得你,又點會同意你復職?

 

阿寶的追討過程困難重重,唯以文字為記,揭露勞工政治問題。

 

第一步:勞工處落案

勞工處安排調解,僱主很快就拒絕了。(完)

 

第二步:勞審處落案

「政治打壓有咩問題?我唔同意政治打壓但係法例冇話唔可以政治打壓喎?!」

 

阿寶講述事件經過的時候,勞審處調查主任突然這樣說。

 

不知道主任是否也對其他工友說過同樣的話,至少此時此刻,真係「個心都離一離」!

 

其實打工仔追討復職,既要準備糧單、強積金累算紀錄、合約等等,更要過得到心理難關,因為公司代表可能在庭上提出諸多「你平時做嘢幾有問題」的說法,合理化其解僱行為。主任這樣「兜頭兜腦」撥冷水過來,作為司法機構公職人員也許沒有過錯,勞工法例確實沒有列明政治打壓違法。

 

沒有人指出話裡的不正確,而阿寶的追討就是為事件對錯來一場辯證。

 

未幾,調查主任又就復職提出問題:「就算復到職,做返咪又俾人搵機會炒?咪又係另一單案?」

 

其實我們正要反問政府,為何勞工法例嚴重偏袒僱主?欠薪也好、不合理解僱也好,罰則如此輕微,向財政司扔蛋需坐牢,無良僱主則鮮有入獄,政府視工人苦楚如鴻毛,老闆自然「惡晒」,從實質權力到文化風氣均讓追討的工友望而卻步,連調查主任都這樣猜想,其他工友怎樣追下去?

 

拉近勞資雙方的權力差距,從來不是一兩個工友能否復職的事,阿寶「打上法庭」,就是向勞工處、法官、僱主、廣大巿民宣稱:僱主不可以不公平解僱工人!

 

接著,主任又提出質疑,「如果唔駛僱主同意就復職,咁僱員辭職既時候,僱主都可以唔批准啦,唔通僱員又做成世?」

 

去年人力事務委員會已在討論強制復職權,「強制」之喻意為僱員不應遭到不合理解僱,就正如僱員在懷孕、患病、工傷期間受到保障一樣,僱傭合約本來就應該合乎公義,毋須僱主同意就可以復職,並不是代表僱主永遠不可以解僱員工,而是僱主不可以不公平解僱員工。

 

現行法例容許僱主支付足夠補償即可解僱員工,確是當下的現實,但實然並不能導出應然!我們不必順從不公義的法例更不用為它背書,否則,工人的處境只會更可悲,沒有工人意識,根本談不上工人運動。



跳頁至
地址:香港葵涌葵芳村葵仁樓地下七至九號 電話:(852)2424-1456 (勞工事務組)       (852)2410-0360 (社區事務組) 傳真:(852)28983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