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工再培訓中心現有新課程!!按此了解
醫療護理常用英語II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55HS 地點:荃花
初級美容師證書課程 編號:NW026DS 地點:遠東
病人安全及急救知識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41HS 地點:荃花
職業英語(聽力及會話)I 基礎證書(兼讀制) 編號:NW056HG
物理治療護理技巧基礎證書 編號:NW065HS 地點:荃灣花園
專業摩登大妗員基礎課程 編號:NW033DS 地點:青衣

幼兒學前預備班, 親子Playgroup | 街坊工友服務處 荃灣遠東再培訓中心

友伴‧圓夢 兒童發展基金計劃 | 街坊工友服務處

跳頁至
蘋果涉縱容零件供應商剝削學生實習

 

蘋果涉縱容零件供應商剝削學生實習

 
隨著中國沿海城市工廠質素提高,蘋果不斷把其零件供應鏈往內陸轉移,在重慶設零件廠的廣達在製造Apple Watch時,以剝削方式聘請大量學生實習,包括聘請非相關專業學生作實習,容許院校以宿食資助及畢業證書作威脅,違法超時工作等。
 
此等違法行為讓廣達肚滿腸肥,甚至擠身財富雜誌2017年500大企業。蘋果此等縱容行為實在有違其供應商責任標準,令人極度失望。
 
因此我們要求,蘋果履行其供應商責任標準,嚴格監督其零件供應商,絕不可推卸責任。蘋果應立即檢討與廣達的合作關係,全面查核廣達設於常熟、重慶、鄭州的廠房,拒絕剝削學生實習,拒絕違法絕時工作。
 
 


踢爆民政處大澳水災善後醜聞、要求即時發放緊急援金





致:香港特別行政區首長   
林鄭月娥女士

踢爆民政處大澳水災善後醜聞、要求即時發放緊急援金

今年8月23日天鴿風暴潮引起大澳嚴重水浸,情況較2008年的黑格比的災情更為嚴重,超過400住戶受水浸影響。民政處緊急應變工作有頭威丶無尾陣,風暴潮後的善後工作不力,並沒有汲取黑格比水災後的經驗,沒有訂立災後善後工作的機制,亦沒有向居民交代善後工作的平台,令大澳區內垃圾堆積如山,不少住戶的衣物、床祳、日常用品、家居電器如雪櫃、洗衣機等都被浸損毀,損失慘重,重新添置,對基層市民造成沉重的經濟負擔。然而,離島民政處在今次災後並沒有安排任何的經濟支援,但同樣受水災影響的屯門嘉和里及鯉魚門,已可獲發放$3,000援助金,為何出現「一地兩制」(同一政府,兩種不同的對待)?

根據2008年黑格比水災後的經驗,離島民政處曾協助大澳居民申請社署和地政的「緊急救災基金」,金額按每戶人口計算,既然有前科參考,為何離島民政處今次卻「特別處理」大澳呢?

離島民政事務處助理專員莊欣怡女士於2017年8月30日出席檢討大澳水災善後工作的居民會上自爆:因離島區議員余漢坤先生及鄉事委員會聲稱會聯繫「仁濟醫院緊急援助基金」提供支援,因此,整個經濟援助的安排,由登記至聯繫資源,都交由大澳鄉事委員會及離島區議員余漢坤先生負責。問題反映民政處失職及推卸責任外,令人懷疑是否有「政治利益輸送」問題,利用受水災影響的住戶慘況去撈政治本錢?

大澳居民認為,2008年離島民政處已有動用「緊急救災基本」的機制,今次理應由政府主導啟動相關機制,盡快為受災戶提供經濟支援,以安民心,不應假手於區議員及鄉委會。區議員、鄉委會或其他團體若能為有需要的住戶聯繫其他援助提供額外援助,大澳居民皆表歡迎,但卻不能越俎代庖。

大澳居民對離島民政事務處在今次處理善後的經濟援助的態度及做法極度不滿氣憤,2008年汶川大地震時,香港曾投100億港元援建災區;今年九寨溝地震,林鄭特首立即表示「血濃於水」,又投放數以億計的經濟援助,為何本地居民受災,政府卻冷血無情呢?居民要求林鄭特首敦促離島民政處負起善後援助的責任,立即發放「緊急救災基金」,以解民困。同時盡快收集在社會服務機構協助災戶的登記資料,確保個人資料不會流傳,保障住戶的私隱。

大澳長期受水災的威脅,而天鴿襲港引証現時防水工程失效或利小弊多,居民生命及財產得不到保障,故要求政府立即與居民及民間組織商討徹底改善大澳免受風暴潮影響的方法。

大澳居民權益關注組謹啟
2017年9月1日
電 郵:torrcg@taio.org / taio.sdeworkshop@gmail.com




再有YMCA員工爆料 導師減、同事爆OT

再有YMCA員工爆料 導師減、同事爆OT

近期「自僱」一詞鬧得滿城風雨,尤其當(假)自僱與本港大型社福機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扯上關係時,就顯得更加不可思議。繼營地導師與個案輔導社工與街工聯絡後,近來再有YMCA員工爆料,反映營地導師減少,同事爆OT,更要義工幫拖,以下是綜合一些青年會員工爆料而撰寫:

人手不足 同事加班多

「辦公室同事都有機會協助帶活動!」
「OT成10個鐘。」

營地導師被迫轉自僱,由打工仔女變成合伙人,不少兼職年青人擔心自僱合約帶來的風險,故未有簽署。

有員工爆料,時值去年八月,青年會開始停用舊有「兼職導師合約」,並告知導師,在翌年三月(17年3月)合約完結之際,只會提供新「自僱合約」。得知青年會轉用自僱後,眾導師聯署反對,無奈青年會態度仍然強硬,故本年三月,不少導師在合約完結後,紛紛跳船。

現時正值暑假,是營地活動的高峰期,面對大量兼職人手流失,員工OT情況嚴峻。營地活動風險高,羅馬炮架、團體訓練、繩網⋯⋯同工需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但休息時間不足,工時長、加班多、人手少,自僱合約不只造成人手不足,或會令活動風險提高。

義工與實習生頂檔 義工津貼約70元

「義工、實習同學也帶活動⋯⋯」

有青年會員工爆料,面對兼職人手流失,會方招募義工幫拖,每人津貼約$70,過往營地導師以帶領營地活動謀生,質素有一定保證,現時招義工填補人手不足,令人憂慮活動質素有否變化。

除了義工,青年會還會安排實習同學投身營地活動,可以想像,實習同學的前線經驗必定與正式導師有差距,我們擔憂活動期間的職員、實習生及義工比例是否充分,因人手比例與營地安全息息相關。

黃約條款多舊魚 疑為逃避4.1.18

「我以前灰約夠可以四圍接job啦。」

最令營地導師不解的是所謂增加彈性,青年會解釋轉簽自僱合約對導師更有靈活性,可是,有營地導師表示本來的兼職合約亦容許導師任職其他機構。相反,新的自僱合約上卻增加完結合約一年內「不得在青年會訓練場所一千米範圍內舉辦相同或類似之訓練程序」此一條款,何來增加彈性?

也有青年會員工懷疑機構轉用自僱合約,是為了避免導師若達到高工時,將會合符《僱傭條例》之連續性合約(俗稱4.1.18規定),故所謂靈活性似是以機構為本,多於方便導師。

青年會做壞規矩 令有志者失望

「連青年會都搞d咁嘅野(假自僱),真心仲邊有人做。」
「冇呀,直頭冇提過件事,公開私底下都冇。」

事到如今,有員工爆料指青年會表面運作如常,未有召開員工大會作出安撫或就相關政策重新諮詢受影響導師,有員工直言,機構應該恢復聘用營地導師,不同意青年會剝削他們。

還記得營地導師求助後,有疑似假自僱社工相繼求助,這就代表「自僱」或「疑似假自僱」有可能在青年會漸漸形成常態,對於員工以致整個行業生態難免有所影響。

「自僱」代表青年會不再需要承擔僱主責任,縱然青年會近來回應指即時加大「人身意外及永久傷殘」保險之補償金額,惟與勞保仍存在相當差異。何況,對於不同意簽署自僱合約的導師而言,強推自僱猶如打爛飯碗,要不簽署,要不失去工作。對於在市場議價力低的青年員工,他們根本沒有籌碼與機構協議出一份對雙方公平的合約,相關業務收益亦不存在協議機制,地位懸殊。

諷刺的是,過往營地活動服務的發展正正是依靠這群20-30歲的年青人,他們也是青年會的一分子,這次先例一開,青年會與導師關係轉變,不再負擔僱主責任,未免有負基督精神及培育青年人的宗旨,令人失望,堂堂逾百年歷史的青年會作此轉變,又是社會希望見到的畫面嗎?

延伸閱讀:
抗議青年會剝削青年 YMCA:將檢討人事政策https://goo.gl/wqkyRe
青年會欺壓青年 (假)自僱社工做case:https://goo.gl/qGfgyy
YMCA強推自僱 兼職導師咪亂簽名:https://goo.gl/AGaZDX
YMCA答覆即時加大保險額 街工:仍然逃避僱主責任:https://goo.gl/7BEWFb
前線社工點睇一筆過撥款後遺症:https://goo.gl/WreHjs



抗議青年會剝削青年 YMCA:將檢討人事政策

抗議青年會剝削青年 YMCA:將檢討人事政策

早前街工揭發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YMCA)透過自僱方式剝削青年,包括營地導師及輔導社工,前者從事危險活動工作,受僱變自僱令他們頓失勞保,令人擔憂,後者雖為輔導社工,亦以自僱合約聘請,疑是假自僱,引起不少同工關注。今午本處聯同其他關注團體,包括香港廚師聯盟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HKSWGU)社會民主連線左翼21,到青年會總辦事處抗議青年會逃避僱主責任,令青年人失去勞工保障。

營地導師方面,他們的合約已於三月結束,他們原為青年會的兼職員工,在得悉合約將轉為自僱合約後,曾聯署向會方反映,要求恢復舊有聘用模式,無奈會方未有答應,僅作出小修小補的方案修訂,例如更改交通費安排。本處認為青年會漠視導師的安全情況,其工作性質危險,如製作羅馬水炮、射箭等,若發生工傷意外,後果堪憂,加上其他保險責任等問題未有解決。營地導師的年齡約莫20-30歲不等,實為青年會原有服務和培訓的對象,他們為青年會工作,卻換來青年會卸責,令人氣憤。

輔導社工方面,涉事社工從事個案輔導工作,其工作內容為輔導服務,需要處理個案工作,請病假需要病假紙,工作時間亦非彈性,疑是假自僱個案。連社工也自僱,青年會作為社福機構,以此剝削職工,逃避僱主責任,引起業界嘩然。

「自僱」代表青年會與營地導師及社工並無僱傭關係,亦即不受《僱傭條例》保障,現行《僱傭條例》存有漏洞,未能保障員工,以是次疑似假自僱個案為例,涉事職工的工作內容並非全然協議產生,青年會與一般打工仔的地位又何等懸殊,他們真的可以完全以合伙人形式與青年會合作嗎,顯然不是,這只是表面上的自僱合伙人,實質上是青年會逃避應有的僱主責任。以勞保為例,營地導師若為受僱員工,發生工傷意外,可以獲得工傷賠償,然而簽署自僱合約後,青年會為其購買之保險,醫療賠償上限僅為五千元,傷亡賠償上限則為十萬元,保障相距甚遠。

作為一間社福機構,青年會更是打著基督教義營運,並以青年工作享負盛名,理應在勞工待遇上實踐其教義及理念,然而,青年會不但使用自僱合約逃避僱主責任,早前本處向青年會查詢時,人事部職員更稱導師「有得揀,可以唔簽」青年會可否有最起碼的道德底線,尊重事實,事實是導師若不接受自僱約,不但勞工權益被剝奪,更要承擔更大風險和壓力,可以選擇的只是執包袱離開機構,在沒有任何補償下不獲聘用。

今午抗議行動後,青年會策劃及拓展部協調幹事蕭婉玲會見街工成員,了解營地導師及自僱社工所遇到的勞工待遇問題,自一筆過撥款後社福機構的生態轉變所造成對同工以致活動參加者的影響,青年會代表回應指人事政策將會作出檢討,並強調絕不會拖延,並會與街工保持聯絡。

我們歡迎青年會檢討人事政策,但是揭發問題至今,暫時未見具體解決方法或承諾,故此相關街站或行動將會繼續進行。

我們要求:
青年會應尊重勞動成果,貫徹真基督精神,恢復舊有聘用模式,還營地導師原有勞工保障,並停止(假)自僱社工以剝削勞工權益。

我們的呼籲:
歡迎青年會勞工與我們聯絡,即使你在其他社福機構工作,若有相似事件發生在自己或同事身上,有感屈就難伸,切勿啞忍,歡迎與街工勞工組阿封/92475407或阿花/91509112聯絡。



沒有民主,哪有法治

沒有民主,哪有法治
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

由DQ案開始,政治清算、秋後算帳,一波又一波。周三新界東北案,名為覆核刑期,實是重審清算,最後重判12名抗爭者入獄13個月(另一名則判8個月),令社會嘩然。他們來自五湖四海,只為東北被收地農民,抵抗不義的推土機,反對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當中有我們曾經並肩作戰的前街工同事梁曉暘(Sunny),我們以你為榮。

繼新界東北案後,周四宣判的公民廣場案,黃之鋒、周永康和羅冠聰三人同樣,遭律政司覆借核刑期,重審判他們三人分別入獄6、7、8個月。香港人曾視「護城牆」的法治,斷送在律政司政治打壓社會抗爭者的刑期覆核,上訴庭淪為審判政治犯的政治工具。

街工對東北案和公民廣場案的荒謬覆核結果,表示極度憤慨及震驚。人民之所以會起來反抗,源於現時制度的不公義。財委會審議東北發展計劃前,示威者用盡和平方法表達意見、六千人出席諮詢會表達反對意見政府不聽、五萬封反對信視而不見、建制派議員吳亮星主持會議強行通過方案,民眾起來反抗的根源就是此等制度暴力。人大常委831落閘更是促使公民廣場案的主因,剝奪香港人普選之權利,才引致一眾年青人的義憤。更荒謬的是,公民廣場本就是巿民集會表達權利的地方,現在卻被政府指鹿為馬,作為政治檢控的理據!

事實上,東北13人和公民廣場三子早已完成80至150小時社會服務令,現再覆核刑期,赤裸裸就是秋後算帳和政治報復,可悲的是,上訴庭甘願扮演政治劊子手的角色,將有志改革社會的青年送入牢獄,間接剝奪了這群年青志士的參選權利。

法治是香港的基礎,它讓國際資本相信香港有個公平的金融市場,可以放心投資;它讓普通巿民相信司法獨立,遇到不公可以透過制度取回公道,而不用擔心秋後算帳;它讓人民相信自由受到保障,縱使與權貴對抗,只要手中握有道理,也不怕受到政治報復。東北案和公民廣場案的所謂覆核刑期,告訴香港巿民和國際社會,在今天的香港,上述種種都是虛幻假像。沒有民主制度的保證,所謂司法獨立全都是紙上談兵不設實際,完全沒有現實基礎。但街工相信,壓迫越大反抗越大,希望在於人民,而不在權貴的良心發現,改變始於抗爭,而不是等待當權者的施捨。

在此,街工強烈譴責政府對民間社會的政治打壓,但我們也相信,東北案13人和公民廣場3子,並不會因而給打倒,反而會變得更加強大。特區政府將會為這一次卑鄙的行徑,付上巨大的代價,香港民主運動的新一代社會抗爭力量,將因你們的壓逼而更趨茁壯成長,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跳頁至
地址:香港葵涌葵芳村葵仁樓地下七至九號 電話:(852)2424-1456 (勞工事務組)       (852)2410-0360 (社區事務組) 傳真:(852)2426-4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