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積金轉年金及完善退休保障立場書

前言

林鄭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工友們最關心莫過於下個立法年度修例落實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與研究將強積金轉年金方案。前者,本會當然樂見政府在任期內嘗試兌現承諾,指望盡快與商界達成共識,盡早落實以保障工友的血汗錢;後者,政府提出將強積金強制轉為年金方案,即市民原本可於65歲退休後可自由選擇一筆過提取強積金款項,改為每月固定發放退休金,此舉引起不少爭議。有見及此,工傷工友及家屬互助協會(下稱本會)於本年11月至12月期間以問卷形式,透過工友面談、社交媒體以及邀請友好團體發放等方式,由受訪者自行填寫,收集了162分有效問卷。本會希望透過是次問卷調查,收集工友對於「強積金轉年金」的看法,以及現時退休保障的意見。

內容

調查發現,逾七成六(75.9%)的受訪者反對政府強制把強積金轉年金;即使兩成半(24.7%)受訪者贊成政府強制轉年金方案,當他們被問及會否把個人強積金投放年金方案,逾五成支持受訪者都不會考慮將強積金轉為年金,這反映大部份工友都對政府提倡強制把強積金轉為年金方案有保留。工友們反對方案的最大原因主要是「年金使資金運用的彈性減低」,其次為「只有鬥命長,年金的回報才會高」。由此可見,工友反對的原因考慮到年金方案有較多限制,如不幸死亡或突如其來的醫療需要,退休人士在年金方案下無法自由彈性領取退休金。

另外,受訪者對於現時強積金的看法正反意見相約。在反對強積金推行的受訪者中,最大的主因為強積金的回報低(73.3%)以及強積金的行政管理費高(66.7%),其次接近五成受訪者表示強積金的每月供款不足,這導致強積金的總額未能保障退休生活。本會更訪談幾位現時退休幾年的工友,他們不約而同均反映強積金只能維持不多於三年的退休生活,而現時只能依靠每月$3815的長者生活津貼維生。

在支持強積金的受訪者中,近一半人士認為「退休後,我想用多少強積金便提取多少,自由度大」 為強積金的好處,顯示受訪者們重視個人經濟的自主權。其他值得留意的原因包括:受訪者認為強積金是一項較大的儲備金,可以應付突發情況如手術,而且強積金中也有僱主供款。這反映工友們都認同強積金可以作退休保障,同時指出現時強積金制度仍有不足之處,例如政府奉行市場主導原則,使強積金的投資涉及服務費,間接削減退休人士的強積金。故此,政府應就現時強積金制度作出改善,保障市民的退休生活。

縱然,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最終表示,政府不會強制推行將強積金轉為年金,但本會不排除現屆政府仍為強制年金方案護航,羅局長在立法會上指出「如果日後社會改變看法,政府可以考慮重新審視方案立場」,無疑為強制性年金留下伏線。

調查亦發現,即使受訪者仍在職,現時並未退休,他們均面對「未退休先擔心退休三座大山:住宿、醫療、居家安老」。從受訪者的回覆看到,醫療和住屋資助/租金減免是最多人認同退休生活最需要包括的政策配套,兩項都有九成受訪者支持。其次受訪者認同本港需要更多「護老院宿位」以及「居家服務員」。工友們考慮到退休後身體機能會隨年紀日漸轉差,難免會考慮到家人照顧以及居家安老,但最重要的是受訪者都期望年老後的退休生活可以居家安老,奈何考慮到身體狀況以及家人因工作未能提供長期照顧,「居家安老」只淪為空談。本會促請政府回應市民的擔憂,改善本港的住屋和醫療問題,亦要為區內退休人士提供足夠的居家安老支援服務。

面對人口老化,政府繼續漠視民間訴求的全民退保,態度依舊要市民「閣下自理」,要市民將強積金轉為年金以製造虛構的「自製長糧」。有不少工友一語中的指出基層工友收入有限,即使退休後他們獲取的強積金餘額根本不足以應付長遠的退休生活,甚至其強積金資產總值對於申請長者福利影響不大,可見羅致光局長提出「年金配合長者生活津貼」的想法離地之餘,貫徹政府宗旨「積極不干預」,最終工友們難面會以靠政府社會福利,或顧慮百物騰貴,考慮從投職場,勞碌一世。

建議

就住以上結果,我們認為要完善退休保障,需要從經濟、社區及勞動市場入手進行改善。

  1. 經濟方面 設立全民退休保障

相比起年金取代強積金,盡快立法實行全民退休保障才是對社會各階層的長者有最大的保障。政府推行年金的原因是期望以「自製長糧」的方式,讓長者有穩定的退休收入,以及以較低門檻申請長者生活津貼。但因應我們的研究結果,顯示有不少基層長者退休後的資產不會超過長者生活津貼的資產上限,現時退休收入加上社會福利的金額仍然未能夠讓基層長者有足夠的金錢維持退休後的生活開支,通過資產審查所得的津貼可以說是只能夠僅僅維持生活所需。有見及此,我們建議政府推行全民退保,把現有的長者社會福利,如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以及綜援,轉移到政府的啟動基金。三方供款下,僱主及僱員的供款率少於強積金的供款率,同時政府向大企業徵收利得稅,以應對人口老化下長者的需要。全民退保下,少了繁瑣的審查機制,各階層的長者均享有社會保障。而特別是基層長者,不會因為強積金的供款少,而導致退休收入大減,節衣縮食。

  1. 社區方面 建立銀齡社區 發展居家安老 

根據我們的研究結果,不少受訪工友提出完善的退休配套應加設居家服務員和增加護老院宿位。然而,院舍質素一向是香港安老問題之一。現時本港長者入住安老院比率達8%,遠高於其他國家和地區。這顯示出安老服務不是只有工友需要,一般長者都有院舍服務的需要。

因應長者的身體狀況和認知能力隨着年齡增加而衰退,居家安老讓長者居住於熟悉的環境是較好的方法。現時社會上有不少基層長者需要入住安老院,當中部分是因為家人長時間工作而沒有時間照顧長輩的需要。迫於無奈下,即使長者沒有意願入住安老院,院舍服務是最後的選擇。建立銀齡社區,先要建立的是長者支援網絡,擴闊長者的生活圈子,認識區內的長者朋友,可維持長者的社交及心靈需要。

香港房委會曾引入「長者住屋」計劃,但因空置情況嚴重,所以在2000年停止興建長者住屋,並在翌年放寬入住「長者住屋」的年齡限制,希望把空置的「長者住屋」租出。但隨着人口老化情況嚴重,長者自殺率上升以及移民潮的出現,長者屋能夠令村內長者連繫在一起。長者屋的特點是照顧到一班長者之餘,同時給予自由度,令他們於社區生活,而不會與社區脫節。舍監服務也可照顧到長者的突發需要,以及主持公道。共住的模式讓一班長者在區內擁有一個聚腳點以建立長者社交。我們建議房委會重新增設長者屋單位,讓更多獨居長者入住長者屋,展現守望相助的精神,而不是輪候安老院及過着沒有自由及乏味的生活。而且,政府亦應撥款為長者屋裝修。以更鮮艷色彩設計長者屋,打造如有活力的長者地區中心,以改善長者退休後苦悶的感覺。參考新加坡,當地投入不少心思美化樂齡長青館,以聯誼、互助、心靈健康、分享經驗為目標,配合設施如共享廚房,建立富有人情味的聚腳點。我們認為現時香港的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可參考新加坡再作改善。另外,配合銀齡勞動市場,我們建議政府可聘請年輕的退休人士,成為居家服務員,照顧區內的長者,讓年輕退休人士既有工作,同時長者有人照顧。另外,也可聯繫區內中學,讓長者有定期的人士探訪。這既可讓長者繼續留於社區安老,又可與年青一代接觸,滿足長者的社交需要。

  1. 勞動市場方面 開拓銀齡勞動 

現時香港長者普遍面臨兩種情況。一是到達退休年齡而要退休,但仍然想繼續工作,以繼續賺取收入。二是退休後,因退休金不足以維持生活開支,所以想從投職場,例如考慮洗碗或清潔,從事一些低技術的工作。然而隨着人口老化,長者的學歷水平亦有提升的趨勢。針對基層長者,我們建議政府應改善長者就業市場的質素,增加工種配對功能,改善工作的環境和待遇,讓一些想自力更生的長者以繼續就業的方式,為退休的生活做好準備。

參考現時銀齡勞工的措施,政府為鼓勵僱主聘用銀齡人士,向僱主發放現金津貼,奈何有關措施會讓僱主借機以低價聘請銀齡人士,從中獲取差價,使銀齡人士面對不公的剝削。有見及此,本會倡議勞工處應開設「銀齡求職組」代替津貼鼓勵聘用方案,小組專責為銀齡人士以及雇主進行配對。勞工處作為一個專責處理就業服務的政府部門,理應為銀齡人士提供相關的就業支援服務,協助有意投身職場的退休人土。政府可以參考日本做法,設立「銀髮人才資源中心」,資源中心所提供的工種直接與不同社福機構與商界合作,主責聘用銀齡人士。中心提供工作類別主要為簡單工種,包括看護社區服務或櫃臺人員等工作(現時例子如:楊震社區中心的陪診服務),這可以為銀齡人士提供合理待遇的工作選擇。

總結

隨着人口老化,政府對於長者的經常性開支將會增加。原本政府計劃推行的強積金轉年金計劃,忽略了市民的意願,以及自由度。一個完善的退休保障配套應包括住屋需求、社區照顧需求、醫療需求,以及就業支援,不能只有從金錢着手。因此,我們期望政府可設立全民退休保障,逐步完善對長者的退休保障,讓長者擁有一個有尊嚴的退休生活。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