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定報警?

一位女工在電話對我說:「廠長話俾兩條路我行, 一係辭職, 一係報警!」

透過電話, 我感受到女工的慌張, 安慰她:「不急 , 你慢慢說。」

原來今天午飯, 廠長對她說:「我懷疑你盗竊公司財物,妳自己辭職, 我便不再追究, 要不然, 我就報警。」

根據《僱傭條例》, 若工人嚴重犯錯, 是可即時解僱的, 差不多是沒有賠償。而且盗竊是刑事案, 嚴重可留案底及坐監。我知道一個工人離職時拿了半本用剩的記事簿, 公司報警, 工人留了案底。我問她:「你有偷嘢嗎?」

工友答:「我不知道。公司每天都有布碎扔掉, 我們幾個做清潔的, 會拿去賣, 作下欄錢, 平均分。公司一直知道, 多年來都無異議, 怎知今日廠長話我犯法。」

「廠長有向其它清潔工這樣說嗎?」「沒有。他只係叫我一個辭職。」「她們都不敢為我作証。」

這事有點不尋常。我問工友:「最近公司有發生甚麼事嗎?」「沒有呀。」「你自己有發生甚麼嗎?」「我剛向公司遞了懷孕証明。」我恍然大悟。「廠長要我在放工前答覆, 否則今天就報警。」

根據僱傭條例, 懷孕女工做滿四十個星期可放十四個星期產假, 期間可獲正常人工五分四的分娩津貼。女工遞交懷孕証明後便入保障期, 公司不能無理解僱。

很明顯廠長想慳回分娩津貼及產假, 但又不敢解僱女工, 所以出此下策。根據僱傭條例, 自動辭職差不多等如放棄所有權益, 包括分娩津貼。

茲事體大, 於是請女工立即來面談。來的時候, 他的丈夫陪著她。我向女工解釋相關法例及她應有的權益。我必須尊重她的決定, 因擔驚受怕, 觸犯官非的代價, 都是她而不是我這個勞工幹事承受。

丈夫安慰太太:「辭職算罷, 就當我們唔好彩。反正, 也不是靠這筆奶粉錢。」

見太太不語, 丈夫焦急地說:「生小孩已經夠辛苦, 我很擔心你。若果還要上法庭、去警署、見律師, 我怕你受不了。難道要在監獄裡生?」

沉默的女工終於開腔:「我決定了, 我不會辭職。」「若果我辭職, 以後有人唱我曾偷竊, 我如何証明。我要由法庭證明我清白!」

當日, 女工答覆廠長不會辭職, 幾天後, 公司報警。我們協助女工找律師。律師接手後, 我如常其它工作。幾個月後, 收到電話, 是這位女工 : 「今朝收到警署通知, 說沒發現任何犯罪的事, 我沒事喇…還有…我今天入院, 快生啦!」她有點激動。

我替她高興。

我常在勞工法例班向工友講述這個真實的故事, 工友都聽得投入。我會問工友怎樣做: 辭職定報警?大部份工友都選擇辭職。但當聽到女工沉冤得雪時, 竟拍起掌來。

Share this post